含光混世贵无名,孤高何用比云月
华盛顿时报

查询结果如下:

详细条目 英文搜索 <<快速查询:
《华盛顿时报》1982年由美籍韩裔邪教头目文鲜明创办,报社记者、编辑240人左右,还有一些后勤行政人员,销量10多万份。


华盛顿时报背景

《华盛顿时报》乃是“中国威胁论”最早的宣传旗手,该报从未隐瞒过它支持台独的立场。
前哈佛大学教授萨洛玛三世(John S. Saloma III)在他的分析美国保守势力基本结构的着作----《恶兆政治学:美国新保守派结构迷宫》里就已指出,美国保守右翼乃是个庞大无比的结构,它由智库、基金会、宗教团体、大公司、媒体、学校组织为盘根错节的组成,而创办于一九八二年的《华盛顿时报》作为极右宣传机器而言,是极为重要的一个。
一般正常的媒体只是“看门狗”(watch dogs),但《华盛顿时报》却是主动的“攻击狗”(attack dogs)。经过廿多年的演变,这份报纸已成了美、日、韩极右势力的宣传机器。美国中情局和五角大厦也持续用它当政治气球,俾为特定的政策造势。媒体的这种身份,使得中情局等机构可以用它来做许多官方不便做的事。
例如,全球的“非政府组织”(NGO)大盛,许多重要国际会议,各国政府这边在开,各种“非政府组织”也同时召开“会外会”。如果能掌控“非政府组织”的联合会,美国的支配性即会更强。《华盛顿时报》在这方面即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《华盛顿时报》在地位和销量上与传统大报如《纽约时报》等当然完全没得比,但它能发生的作用并不更小,是个不能低估的媒体。要说《华盛顿时报》,必须由韩国“统一教”教主文鲜明说起。他是《华盛顿时报》的创报老板。
文鲜明一九二零年生于朝鲜半岛西北边,属于今日北朝鲜地区。从他出生到25岁,他都在日本殖民政权统治之下。战后韩国独立,他一度迁去韩国,最先信奉一个以色列神秘教派,而后到朝鲜传教,但被认为是邪教而遭逮捕入狱。韩战爆发后,关他的监狱被美军解放,他遂率先获释。接着他相继迁釜山与汉城(即今首尔)传教。一九六一年韩国的金钟沁筹设'韩国中央情报局',他被网罗为外围。
一九六二年后,文鲜明被委派改善韩日关系的责任。于是韩日双方的极右势力开始有了连结。而后,文鲜明网罗的重要日方桥梁人物,即曾经被囚巢鸭监狱的二级战犯川良一及儿玉誉士夫。其中的儿玉在日本侵华时,曾为日本海军本部情报机关首脑,人称“儿玉机关”。这两人同时也是'山口组'的主要权力掮客。有了这重关系,文鲜明的财源更广。他不但在极右的“亚洲人民反共联盟”(简称'亚盟')里影响力日增,并进而推动成立“世界人民反共联盟”(简称“世盟”),他的'统一教'也开始进入美国。
从一九六二年进入美国到一九八二年成立《华盛顿时报》的这廿年间,乃是文鲜明不得意的时代。这个阶段的美国,整体社会仍以世俗化的自由派为主轴,对极右意识形态并不接受。加上“统一教”作风神秘,且是外来宗教,当然招致美国宗教界的排挤。而他那种好战的极右思想,也让诸如美国中情局、联邦调查局以及国防情报局摸不清底细。美国调查作家派瑞(Robert Perry)曾搜集了许多官方档案,显示出“统一教”曾长期受到监控,称之为乱搞性关系的邪教。但历年来追查他的资金来源,查到日本后就再也查不下去了。这似乎显示出文鲜明的主要资金来源可能是日本的特务系统及'山口组'。
但是,尽管美国主流对他并不接受,文鲜明对当时极少数的极右势力仍百般拉拢。例如一九七二年至七四年间,尼克松因水门案而身败名裂,只有“统一教”力挺到底,让尼克松感激莫名,下台前特别召见致谢。一九七五年美国越战失败后,右翼势力渐兴,“统一教”更扩大对美国共和党的政治献金。共和党主要募款机构“共和党全国政治行动委员会”主席杜南(John T. Dolan)和众议员福雷塞(Donald Fraser)等收了大量献金,闹出所谓“韩国门”(Koreagate)丑闻。一九八二年文鲜明因此而被判刑十八个月。

华盛顿时报环境位置

《华盛顿时报》它位于华盛顿市区的地理位置之偏僻,名不虚传。沿着纽约大街一直朝着东北方向走,只要足够耐心,便能在路北发现一块电子大屏幕,上有时间、气温等资讯以及“华盛顿时报”字样。这只是属于《华盛顿时报》的一处房产,还要在这里等候班车再往北行驶五六分钟,才是报社的真正大门。
由于报社位置偏离市区,每小时都有一辆班车往来于《华盛顿时报》报社和联邦火车站之间,给报社工作人员提供交通便利。考虑到一部分记者要经常前往白宫、国会和其他位于市区的政府和私人机构采访,报社还在康涅狄格大街的'五月花'饭店长期包租房间作为办公室。
社的门口,挂着一块《华盛顿时报》报社社徽。社徽上有白宫、国会和纪念乔治华盛顿总统的方尖碑,都是华盛顿的标志性建筑物,也是权力的象征。大厅内壁有一行字,是类似社训的话语:以更广泛的报道范围,带来一个更光明的未来。旁边还有一块牌匾,上书对于报社建成和发展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人士姓名。
登上二楼才看到一楼全貌,就像看到的传统院落一样,中间是场院,四周是小楼,只不过这里的'场院'是一个开放式工作平面,用隔板分开的办公空间,供各个新闻板块记者编辑使用。主编和报社其他领导层,大多在二楼以上的独立办公室中工作。

华盛顿时报现存状况

报社记者、编辑240人左右,还有一些后勤行政人员。报社新闻机构包括国内新闻、国际新闻、体育新闻、科技新闻、文化艺术新闻、图片图表新闻。此外,《华盛顿时报》每月还会出版一份内部读物。
《华盛顿时报》销量10多万份,约为其主要地区竞争对手----《华盛顿邮报》同期发行量的七分之一。每份售价只有25美分,全年定价是100美元,仅在华盛顿地区发行。
据负责经营事务的总经理理查德阿姆伯格介绍,《华盛顿时报》是一家以华盛顿为中心的地方性报纸,职员大约800人,采编人员240多人,发行量达到10.9万份,发行地区主要是华盛顿以及临近的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。除了总部外,该报在洛杉矶、达拉斯、丹佛和纽约共有4个记者站;曾经在日本设立过驻外记者站,但后来撤站,在国外没有记者站。阿姆伯格说,该报经营收入80%依靠广告,20%来自于发行。
《华盛顿时报》总编辑威斯利普鲁顿很像个学者,举止温文尔雅,慢条斯理说:《华盛顿时报》1982年由一名韩国裔商人投资兴办,股权也主要由该商人家族所拥有。

华盛顿时报探访主编

解开政治密码
《华盛顿时报》是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等高级官员的案头读物。其一系列渲染“中国威胁论”的报道,使这份报纸成为中国上至官方、下至学者媒体批评的对象。
走进处于华府边缘的这家报社,通过一些元老级编辑记者的介绍,《华盛顿时报》及其背后的一股强大政治和舆论力量逐渐清晰。
销量10多万份
迎面走来的是一位个头不高、头发染白、身着简朴、举止谦逊的中年人。“你好,我是戴维?琼斯,《华盛顿时报》国际新闻主编。”他面带笑容地说。
随着琼斯登上二楼,才看到一楼全貌,就像以往在中国南方看到的传统院落一样,中间是场院,四周是小楼,只不过这里的“场院”是一个开放式工作平面,用隔板分开的办公空间,供各个新闻板块记者编辑使用。而主编和报社其他领导层,则大多在二楼以上的独立办公室中工作。
琼斯的办公室看上去只有七八平米,书架、办公桌、沙发和一摞摞报纸使房间看上去更拥挤。
据了解,与《华盛顿邮报》一字之差的《华盛顿时报》,每份售价只有25美分,全年定价是100美元,仅在华盛顿地区发行,销量10多万份,其中一半是固定订户;而《华盛顿邮报》售价为35美分,是一份全国发行的报纸,发行量近80万份。从采编人员报酬来看,《华盛顿时报》也比《华盛顿邮报》相差不少,从3000美元至7000美元不等,但后者资深记者编辑的月薪通常在1万美元以上。
保守护卫舰
从1982年成立至今的短短25年中,《华盛顿时报》被外界视为共和党政府的护卫舰,以及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的政治风向球。它不仅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,还“主动出击”,为保守派观点辩护和制造有利的舆论环境,因此在白宫、国会和国防部拥有一定影响和渗透力。
琼斯介绍说,该报主要读者是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、智囊团专家顾问以及学术界人士。与其读者群对应的,《华盛顿时报》的广告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,除了公司企业外,政策智囊团、游说公司和其他咨询机构也占了不少版面。
由于《华盛顿时报》主要服务于保守派读者,因此民主党人受挫的新闻成为报纸头条的几率要大于《华盛顿邮报》,而对布什政府不利的新闻则轻描淡写。正因如此,在保守派活跃的国防部和司法部,《华盛顿时报》记者经常可以获得不少独家报道,“第一个发现线索”,是他们的取胜之道。
但在国际新闻方面,《华盛顿时报》存在一个明显弱点,就是缺乏国外驻点记者。由于经费紧张,该报只是雇佣当地自由撰稿人以满足报道需要,但国际新闻还是以美国消息来源为主。
“反华毒舌”
听说《华盛顿时报》被中国某些媒体评为“中国威胁论大本营”,琼斯解释说,该报确实有一名供职多年的国防安全事务记者比尔?格茨,曾经发表一系列有关中国的负面报道,有的甚至险些酿成外交风波。如格茨的一篇宣称中国在“9·11”事件后继续向“基地”组织提供武器的报道,就遭到中国外交部严厉谴责。
虽然未和此人谋面,但同在《华盛顿时报》供职的格茨同事说,现年50多岁的格茨“为人内敛羞涩”,与国防部和中情局过往甚密,在探访消息线索方面拥有过人之处。他基本上不会说中文,仅凭在国防部和其他机构获得的消息为线索,而不寻求中方或者报道涉及的其他国家的意见。
说起格茨“发迹”,琼斯说,克林顿政府时期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政策,引起一些保守派国防和情报官员不满,认为有损美国国家利益,因此故意将一些信息和情报透露给格茨,试图给克林顿政府造成尴尬和麻烦。
试向中派记者
一名《华盛顿时报》外交记者告诉《国际先驱导报》,他不认为仅凭格茨的文章就可以作出“《华盛顿时报》对中国持有敌意”的判断。他认为,更深层的原因是,美国保守派势力在国防安全方面对中国怀有戒心,但同时也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持积极看法,因此打开国防和经济版面,就会看到两种论调的中国报道。
这种说法也得到琼斯的部分认同。他说,不少保守派势力迄今依然没有消除冷战思维,对于逐渐强大而意识形态不同的中国存在怀疑和戒心,因此格茨的文章依然在保守派中拥有一定市场。
但琼斯认为,美国保守派人士最终会意识到,理解与合作才是和中国的相处之道。届时,《华盛顿时报》的中国报道也会趋于全面和均衡。作为第一步,《华盛顿时报》正在试图向中国派驻记者,以得到第一手有关中国的资讯。
最后,琼斯送给本报记者一份《华盛顿时报》,头版头条是格茨的一篇报道,关于共和党众议员要求调查中国华为公司收购美国3Com网络公司是否会威胁美国国防安全。3Com公司是五角大楼的合同商之一,负责生产用于拦截电脑黑客的设备。
然而,在这篇文章下面的一大块版面上,刊登着琼斯应邀前往西藏考察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,还有一篇名为《21世纪进入西藏》的文章,副标题是“西藏当地人拥抱现代化”。

华盛顿时报报刊历史

1982年,当时一份在华盛顿颇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报纸《华盛顿星报》因经营不善而倒闭,被文鲜明创建的韩国“统一教”收购。《华盛顿星报》就是《华盛顿时报》的前身。文鲜明,原名“文龙明”,出生在朝鲜。10岁时他随家人皈依天主教,后将“龙明”改为“鲜明”,意为要使世界变得“鲜明”。1950年,文鲜明逃往韩国,并在四年后注册成立统一教。1971年他移居美国。在这个天主教和基督教占据宗教主导地位的国家,统一教遭到严重排斥,引发的争议在1976年达到顶点。
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接受,文鲜明将手伸向当时少数极右势力,如对陷入“水门事件”的共和党总统尼克松力挺到底,试图冲出舆论封锁,寻求立足之地。1975年,美国在越南战败后,右翼势力逐渐抬头,他更是坚定地站到共和党一边,通过政治捐款等方式百般拉拢,甚至为此惹上献金丑闻,还被判入狱18个月。
在此背景下,文鲜明创办《华盛顿时报》,一方面考虑到,在政治首都,只有一份自由派报纸《华盛顿邮报》不足以代表多元化政治立场,应该给保守派声音一个出口,另一方面,也是借此报纸巩固和扩大统一教在美国的影响力。
美国《华盛顿时报》记者格茨──报道说,二十年来他一直在编造“中国军事威胁论”,炮制了“中国潜艇跟踪美国航母”、“中国花重金秘密窃取美国B-2轰炸机的隐形技术”等假新闻,并得到五角大楼和国会一些人的支持。
2006年把文鲜明控制权交给长子普雷斯顿,后来因经营不善负债累累。知情者告诉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,普雷斯顿过去两个月里甚至考虑停刊。
2010年11月文鲜明以一美元的价格购回该报。 

华盛顿时报宗教力量

政界力量
尽管对《华盛顿时报》的投资从未带来任何商业收益,但这家报纸却让文鲜明得以保持其在政界的影响力,以及与共和党人的联系
提到《华盛顿时报》,不得不提到一个陌生的名字,文鲜明。
一直处于亏损
然而,《华盛顿时报》国际新闻主编琼斯强调,文鲜明和统一教与《华盛顿时报》采编和管理工作没有交叉,双方之间纯属商业操作关系,只有报社财务状况要接受投资方审查。
他还说,《华盛顿时报》与统一教的关系众所周知,只有确定报社不受宗教影响,确保其客观和独立性,才会在美国保持生存空间。
实际上,文鲜明对《华盛顿时报》的投资从未带来任何商业收益。从创办至今,报社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正试图在华盛顿地区以外开辟发行市场,增加广告收入,以扭亏为盈。
那么维持对这家报社的投资目的何在?两个字——声望。
文鲜明需要这家报纸保持在政界的影响力,以及与共和党人的联系。琼斯说,在美国的朝鲜问题谈判中,文鲜明也有机会参与自己的意见。此外,以《华盛顿时报》命名的一个基金会,经常会发起或参加共和党政治活动,提供捐款。
况且,统一教在美国还有不少在房地产和电影制作行业上的投资,赚得盆满钵盈,足以弥补在报纸上的亏损。因此,琼斯说,除了统一教,《华盛顿时报》不接受其他团体或机构的捐款。 
该信息非法抄袭自百度百科

简典